从华为事件看当代专利制度的弊端

来源:青蛙养殖    时间:2019-06-13

从华为事件看当代专利制度的弊端

  从中兴、华为事件我们看到现代专利制度的恶毒之处,由于框架技术是建立在他人专利基础之上的,并成为社会通用技术标准,即使你的技术再先进,当他人不再授权,你的所有先进技术失去根基和通用性,都是南柯一梦,专利制度的“卡脖子”已严重阻碍了人类工程科学的进步。   如果我们审视一下专利制度的初衷,它保护的是发明者创新的所应获得的利益,也就是为了鼓励人们发明创造,给那些投入了时间、金钱、智慧的发明者以合理的回报,使用者应当支付相应的使用成本。 就立法的本意来说,它是保护发明者经济利益的一种权利,聚焦在专利者所应获得收益上,如果把它视为一种实体权利,我可以通过授权某人或不授权来惩罚或操纵某人,那发明创造就站在人类发展的对立面,是一种危害人类、操纵人类、阻碍社会进步、科学发展的力量,是被压迫者、被剥削者革命的对象。

  我觉得专利法应该是一种代表社会进步的力量,而不应当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工具,因而回顾到科学技术的本意,专利也应当是一种保护专利人经济利益的制度,而不应当是一种发明者实体权力。 人类发明创造是一种改造自然、造福人类的工具,当它发明出来、设计出来,被人类所知晓时,它就是一种改造我们生产生活方法、工具,它不应当属于某个个人所有,人类知晓了就是知晓了,不能假装视而不见,仍然用笨拙的、费时费力的老办法、老工具去劳作,这不符合人性,是反人性,因而我们觉得一切人类发展创造只要被人们所知晓,人们就有权利去使用它,就有权利用它为自己的生产生活服务,就有权利用它去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发展,它应当是全人类,所有知晓这一发明创造人所共有的,是人类共同的财富。

当然,对于发明者所付出的智慧、辛劳,发明者有权利获得酬劳,但应当把它视为一种经济利益,也就是说,我们应当把专利的实体权利与经济利益求偿权区分开来,使用者对专利的拥有者只有负有一种金钱上的债务,而不是获得专利者一种授权,发明专利至始就不是一种权利,它产生出来就为所有知晓者共同所有、全人类所共有,它对专利所有者来说,它是一种债权,而不是一种物权,专利者有求偿利益的权利,但没有限制使用的权利,他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使用者清偿因使用专利而负的债务,但不能请求法院限制他人使用,因为它一公开在物权上就不属于他个人,而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是知晓者的正当权利。   我觉得中国应当对专利权重新定义,把它定义成一种债权,而不是物权,永远只有债务清偿之诉,没有限制使用之诉,使用者使用前应当与发明者权利者签订专利使用合同,支付专利费,对于无合同的使用者应当视专利者经济利益的盗窃,行政部门有权处罚,专利人也可通过诉讼方式获得高于有合同者一定比例的使用费用,但无权限制他人使用发明专利。   中国应当在“金砖五国”和发展中国家中倡导这种新的专利权制度,改写发达国家利用专利压迫、剥削发展中国家的历史,而对西方国家公司来说,只要能保证他们获得稳定、长期的经济利益,帝国主义政治狂人与专心企业发展实业家之间矛盾只会越来越大裂痕,争取那些科技公司进步的力量,孤立那些反社会、反潮流、反全球化的力量,一定会成为历史新的潮流,促进人类向更高、更强、更大、更融合的新时代发展。

联系方式:

友情连接:

青蛙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青蛙养殖-www.3794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